云彩宝彩票

欢迎访问孝感市孝南区纪委监察局网站! 今天是:時間加載中…… 發送到電腦桌面
當前位置: 首頁 » 宣傳教育 » 忏悔錄 »

"股神"仓惶八年落天网 ——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云景证券营业部原管理员崔家智忏悔錄

发表日期:2017-05-17 19:01:14   来源:本站   被阅读[]次

崔家智,男,1972年出生,中國銀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雲景證券營業部原管理員,涉嫌利用職務之便,騙取客戶巨額委托資金,2007年9月潛逃柬埔寨。2007年10月,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貪汙罪對崔家智立案偵查。2015年5月13日,潛逃回境內藏匿的崔家智被抓獲歸案。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父母受過良好的教育,小時候我也是一個聽話懂事的孩子,1991年以優秀成績考上了天津財經學院,就讀于學院最好專業之一的商業經濟系。在那個年代能考上大學的並不多,當時我無疑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1993年畢業後,我被分配到中國銀行工作,在中國銀行國際信托咨詢公司擔任交易員;1997年至2007年,在中國銀河證券有限責任公司擔任交易員,期間還擔任了研發部經理。在同事中,我的業務能力是最好的,提拔也是最快的。記得我剛去公司不久,業績就名列前茅,這讓我有了莫大的成就感,同時我因爲業績突出深受領導器重。也許正是這種少年得志,讓年少輕狂的我在快速成長中逐漸迷失了自我,失去了方向。我變得越來越自大,慢慢地就連我自己都認爲自己是最強的,這就爲我以後犯下罪行種下了禍根。後來我從客戶那拿來錢,並許給他們高額的利息,然後就用客戶的錢來炒股。我認爲以我的能力一定能夠在支付客戶利息的同時讓自己獲得高額收益,在我看來這是一個雙贏的行爲。但是還是那句話,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我在股市裏不斷虧損,這種情況讓一貫自大的我頭腦開始混亂,甚至陷入瘋狂。我開始以營業部的名義不斷地向客戶拆入更多的資金,希望能夠藉此翻本,但虧損越來越大。另外,在這期間我個人對生活消費的思想變化,也是導致我最終造成無法挽回後果的重要原因之一。因爲之前取得的成功,我認爲經手管理的錢就是我的錢,可以隨意支配,就開始用手中的經營客戶的錢進行高消費,最終用在這些消費的費用達到數十萬元。隨著資金缺口越來越大,一開始還能拆東牆補西牆,但最後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于是,沒有了理智和勇氣、失去了擔當的我決定一走了之。

2007年9月30日,我瞞著所有人,離開了病重的父親和年老體弱的母親,離開了我深愛著的家人,登上了前往柬埔寨的飛機,開始了逃亡之路。我當時天真的認爲跑出國境就可以逍遙法外,可以免受牢獄之災,我可以努力工作,或許哪天走運了,我可以衣錦還鄉補上我虧空的錢財,又或許等過陣子風聲不緊了,我可以悄悄回國,與家人團聚共享天倫之樂。但是殘酷的現實告訴我,人在做,天在看,潛逃國外的後果只能是讓我接受正義的懲罰。

到了柬埔寨的第一年,語言不通且沒有一技之長的我只能在一家中國人開的小餐館打零工,一個月只能賺30美金,而每個月的房租就得30美金。我也不敢張揚,因爲我是一個逃犯,租住在當地最簡陋的農房裏,每天天蒙蒙亮的時候就走,等到了天黑才敢回來。哪也不敢去,只能蜷縮在悶熱潮濕的房間裏。在這一年裏,我早已記不得有多少個夜晚都是在提心吊膽中度過的。

後來,我和一個台灣人合作,租了一個店面經營餐食,他做鹵味、烤鴨,我做饅頭、包子,每天能夠有20到30美金的收入,我覺得離光明正大回家的日子不遠了。但是好景不長,那個台灣人迷上了賭博,不僅偷光了店裏的錢,還把我們租用的店面給抵押了出去。至此,我幾乎身無分文,連交房租都困難,但我也沒有辦法,因爲我是一個外逃的罪犯。我更加恨自己,我恨我自己爲什麽要走這一步,爲什麽走上了畏罪潛逃的路,我到這時候才真正發現這是一條不歸路。

2014年,我實在不能忍受離鄉背井而又心驚膽戰的生活了,也更加忍受不了對家人日益加深的思念,決定孤注一擲回家,心想如果被抓也不失爲一種解脫。于是我偷偷潛回國內。我甚至天真地希望我的罪行隨著時間的推移就不再被追究了。但我回到天津的時候才發覺,命運對我的懲罰或許剛剛開始。我離開的時候,父親罹患肺癌已經病重,在我走後不久就去世了。那時我遠在柬埔寨,不能也不敢回來送父親一程。母親從來不願和我多說什麽。面對父親的遺像,我不知道在父親走的那一刻,床邊沒有我這個不孝的兒子,他該是多麽的遺憾,又該多麽的牽挂著我;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潛逃,能不能挽留住父親一段日子;我更不知道如果以後在天堂裏與父親相遇,他會不會認我這個兒子。另外,回來以後我才得知,我的嶽母因爲經受不住我欠下巨額債務、抛棄妻兒只身潛逃的事實,加重了抑郁症。她原來是總醫院的中醫科大夫,醫者仁心,一輩子治人無數,竟然在一天早上從她家的頂樓跳樓自殺了。我的嶽母一直比較看重我,聽說當嶽母被家人發現的時候,口袋裏揣滿了小紙條,上面都是盼著我回來,惦念我在國外生活的內容。這兩件事讓我真的懊惱不已,悔不該當初,感覺自己生不如死。

我也對不起我的孩子,沒有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我離開的時候兒子才剛剛一歲,這麽多年過去了,孩子的媽媽獨自把孩子拉扯大,我不知道孩子本應該最美好的童年沒有父親的陪伴是怎樣度過的。在學校被老師、同學問到你爸爸在哪裏的時候,他又是怎樣回答的。每每想到這件事,我心裏就會有無窮的愧疚感。我最對不起的是我的母親,母親盼我回來盼了8年。我記得我走的時候,她還有120斤重,但是我再見到她的時候她就只有90斤了,近年來身體也每況愈下。妻子一個人把孩子拉扯大,雖然我們已經離婚了,但是她這麽多年和孩子一起生活沒有再嫁,這麽多年的委屈和痛苦都是她自己忍受的,我無顔面對這兩位在我生命中最偉大也最對不起的女人。她們嘴上埋怨我的不負責任,但卻給了我無限的包容,讓我重回家庭,我有時真希望她們狠狠地打我一頓,讓我的良心得以安甯。

造成這一切家破人亡局面的人是誰?就是我自己。我的自私與貪婪不僅給社會和國家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也給我的家人帶來無法挽回的傷害,自己也將受到法律的嚴懲。我深刻地認識到,當觸犯國法的時候就應當及時收手,主動承認錯誤,敢于承擔責任,跑得了一時,跑不了一世。有句話說“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如今身處鐵窗之中的我對這句話真的是深有體會。

潛逃的這些年,是我一輩子無法忘記的經曆。那幾年的艱難困苦、這輩子的悲慘遭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如果我當時沒有走,現在說不定已經刑滿釋放了,已經和家人團圓了。而如今,我不知道母親的病情會不會再有反複,我不知道前妻還會不會等我出獄,我不知道接下來兒子可不可以茁壯成長。

如今锒铛入獄,除了悔恨還是悔恨,少一個人犯罪就多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我本來想讓家人過上好日子,結果適得其反,給他們帶來莫大的傷害。我愧對家人的照顧與關愛,愧對單位的信任與重用,愧對國家與社會的培養與教育。到案後,我對自己的罪行有了更深刻的認知。我將在服刑期間好好改造,積極表現,爭取早日出獄,盡量彌補我造成的一切後果。我也希望我的教訓給世人以警示,不要步我的後塵。潛逃國外,在想象中是逍遙法外,現實情況卻是到哪裏都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只有早日伏法認罪,才能早日爲社會所包容,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來源:中紀委監察廳網站)

上一篇:"亿元大盗"梦断新加坡 ——江西省鄱阳县财… 下一篇:亲人面前的一滴泪水胜过千万句忏悔 ——湖南…